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特別策劃】多元融資紓困制造業小微

  今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制造業面臨諸多困難。從最初的勞動力不足、復工復產難到后期的生產端逐漸恢復,供應鏈受阻、需求相對疲軟,特別是該鏈條上的小微企業,承受了巨大壓力。

  過去幾個月,金融政策不斷加碼,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恢復發展。前三季度我國人民幣貸款增加16.26萬億元,接近去年全年新增16.81萬億元的水平,對國民經濟恢復發展的支持力度持續增強。同時,信貸結構不斷優化,企業中長期貸款增長明顯。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新增貸款主要流向制造業、基礎設施、科技創新以及小微企業與“三農”。

  實際上,作為實體經濟發展的主體,制造業一直是信貸支持的重點領域。郭樹清特別指出,今年制造業貸款增長特別多,上半年新增貸款相當于過去四年總和。多家銀行在7月24日舉行的銀行業保險業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也表示,今年上半年加大了制造業貸款尤其是制造業中長期貸款的投放力度,制造業貸款增速創新高。

  對制造業信貸大幅上揚,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研究負責人王靜文對本刊記者解釋:“今年以來,中央出于風險防范考慮,加大了對資金空轉和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的打擊力度,并引導資金向實體經濟領域傾斜,確保新增融資重點流向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小微企業等,這促進了制造業貸款較快增長。”

  

  建行長沙星沙支行用網絡供應鏈融資產品,為恒天九五重工有限公司上下游6家供貨商發放2000萬元貸款。圖為恒天九五的工程機械產品。(吳輝云攝)

  關注高技術制造業中的小微企業

  從銀保監會披露數據看,在制造業新增貸款中,高技術制造業新增貸款占近六成。這顯示出了本輪金融支持實體經濟過程中的結構性調整特點。

  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長連平指出,今年前8個月,制造業貸款延續了上半年勢頭,增加1.8萬億元,投放規模明顯多于以往同期。他告訴本刊記者,“這是近年來政府和監管持續推動金融業脫虛向實、回歸本源的階段性成果。制造業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沒有強大的制造業作為后盾,繁榮的經濟難以持久。此外,2019年末,中國銀保監會發布《關于推動銀行業和保險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銀行、保險機構要積極支持戰略性新興產業、先進制造業和科技創新,由此也推動了信貸加快流向制造業。”

  但也有人擔憂,如此大量的資金投入是否會更傾向于國企等大型企業。有專家提出,抓行業龍頭、助產業集群似乎仍是政策的重要落點。尋求規模效應下的比較優勢,這一思路無可厚非,但如何確保新技術、新動能領域的小微企業力量不被擠出,仍是一個中長期課題。

  對此,王靜文建議,在政策落地層面,引導金融機構加強對制造業領域的民營、小微企業支持,要充分發揮中小銀行的作用。“小微企業是創造就業的主力”,王靜文告訴本刊記者,在“六穩”“六保”的政策導向下能獲得更大支持力度。3月以來,央行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加大對中小微企業復工復產的支持力度,這些有助于扭轉產業政策天然傾向于大企業的趨勢。他強調,中小銀行要更充分發揮支持制造業領域的民營、小微企業的作用。

  倒逼中小銀行轉型提速

  加大中小銀行支持制造業小微企業力度,除了政策引導,更需要探索可持續的商業模式。畢竟,中小銀行也有自己的發展困局。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以及疫情沖擊等影響,商業銀行不良壓力增大,不良資產處置將較大消耗資本,同時潛在不良風險帶來的資本缺口也不容忽視。相較大行,以城商行和農商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壓力更大,資本安全邊際更小”,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告訴本刊記者。

  王靜文也表示,從供給端來看,要發揮中小銀行的作用,重點是支持具備可持續市場化經營能力的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等。

  這一問題已經得到高度重視。7月1日的國常會明確,要支持補充資本金促改革、換機制,要將中小銀行完善治理、健全內控機制等作為支持補充資本金的重要條件,最終意在加強中小銀行的內源動力,發揮其支持實體經濟的重要作用。

  連平則將金融機構自身的挑戰視為倒逼銀行業轉型升級的主要動力和機遇。“我國經濟正處于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市場環境和企業主體都與二三十年前有顯著變化。商業銀行自身也面臨一場變革”,連平表示,要培育和發展更多客戶定位為服務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民營銀行,支持部分符合條件的地方中小銀行合并重組,有效提升金融服務地方發展的能級和水平。

  形成多元融資格局

  除了銀行業,多元化的金融支持不可或缺。

  王靜文表示,對銀行等間接融資體系為主的金融機構而言,支持新興制造業的中小企業面臨諸多挑戰。一是信息不對稱、不充分問題,這使得銀行“不敢貸”;二是其從民企、小微企業放貸中獲得的利益難以彌補效率損失與風險成本,從而缺乏足夠激勵,使其“不愿貸”;三是金融機構的考核和產品仍有不足,使其“不能貸”。

  的確,僅靠商業銀行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連平在分析中指出,“綜合國內外經驗,要從根本上解決制造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困境,要形成‘發展一支主力軍、打造幾支方面軍’多種融資渠道并舉的格局”。他解釋,這些“方面軍”包括建立地方中小微企業政策性銀行、培育和發展更多客戶定位為服務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民營銀行,以及進一步大力發展直接融資,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加快小微企業債、創新創業債、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等金融工具的優化升級。

  跨領域、跨部門之間的合作也在協同推進。日前,為擴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培育壯大新的增長點增長極的決策部署,更好發揮戰略性新興產業重要引擎作用,國家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擴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培育壯大新增長點增長極的指導意見》。該文件提出,要加強政府資金引導、構建保險等中長期資金投資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有效機制,優化發行上市制度,加大科創板等對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支持力度等一系列方式。

  “無論是什么方式,都要尊重市場規律。”王靜文以政府引導基金為例,表示要簡化政府引導基金的職責,“政府引導基金應有所為有所不為,應把著眼點放在市場基金或者市場化的股權投資不愿意從事的領域,除此之外的,都可以交給市場化的基金。同時,要創新模式吸引社會資本,使社會資本有興趣參與投資到風險高、回報低、周期長的領域中去,真正促進引導基金長遠健康發展”。

  連平則認為,在支持制造業中小微時要豐富參與主體。“政府資金引導的核心是引導,即引導政府資本、社會資本等共同支持戰略新興產業。但從實際情況看,我國政府引導基金的出資方多為政府財政資金,而在歐美等發達國家和地區,養老基金是風險投資最主要的資金來源”,因此,連平建議今后可進一步豐富產業基金參與主體,鼓勵社保基金、政策性金融機構、保險、產業集團、大學捐贈基金、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高凈值個人等多元化主體涉足母基金相關業務。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
(*^▽^*)MG罗曼诺夫财富免费下载 美国赌场美式轮盘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百宝 易迅网上棋牌评测网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 彩票网站单双对打 亿客隆登录 湖北11选5软件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软件下载 AG电子游艺 mx47典·cn 香港麻将打法 体育大乐透开奖直播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大全 澳大利亚vs荷兰比分推荐 比特币现金价格 2元的刮刮乐在线试刮& 算出重庆时时彩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