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專家訪談CURRENT AFFAIRS
專家訪談 / 正文
“十四五”構建對外貿易新格局

  今年是“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這一年,我國外貿經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嚴峻考驗,在全球貿易大幅下滑的背景下,呈現出逆勢增長的態勢。在后疫情時期,全球貿易環境將發生怎樣的變化?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發展外貿又該著力于哪些方面?針對上述問題,本報記者專訪了商務部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李俊博士。

  

  李俊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服務貿易研究所所長、研究員、經濟學博士。主持多項國家級及省部級課題,參與多項商務部重要文件起草工作,為數十個地方政府提供咨詢與研究工作。

  全球貿易格局的變化趨勢

  《金融時報》記者:歷時八年談判,11月15日,《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正式簽署。在過去的幾年間,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威脅著全球經濟增長。但RCEP的簽署,說明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仍是大道和正道。您認為下一階段全球貿易格局將會出現哪些新的趨勢和特征?

  李俊:RCEP的簽署是東亞區域經濟一體化的一大突破性進步。目前,RCEP涵蓋15個經濟體,總人口、經濟體量、貿易總額均占全球總量約30%,意味著全球近三分之一的經濟體量形成了一體化的大市場,這將會對全球貿易格局產生深遠影響,同時也標志著全球貿易三大版圖初步形成,即東亞自貿區與北美自貿區、歐盟成為未來世界貿易新格局的主導性力量。

  RCEP的簽署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今后全球貿易格局的新趨勢、新特征:

  首先,自由化、全球化仍是大勢所趨。RCEP的簽署表明貿易自由化仍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雖然有全球化的逆流和回頭浪,但沒有任何人、任何國家可以阻止全球化、自由化的大趨勢。通過簽署RCEP,相互開放市場,能夠為東亞各國帶來福祉,符合相關國家人民的整體利益,也將能夠為區域各國在疫情中穩定貿易投資和產業鏈供應鏈提供助力。

  其次,區域化、集團化將成為推動世界貿易發展的新動力。當前,世界多邊貿易體系受到挑戰,世界貿易組織(WTO)框架下的多邊貿易談判受阻,而區域經濟一體化成為推進全球化和多邊貿易的另一條路徑。RCEP的簽署,不僅是區域經濟一體化的進步,也是從世界范圍推動全球貿易自由化進程的重大突破。因此,區域經濟一體化與多邊貿易體系并不矛盾。

  再次,東亞地區經濟一體化有望加速,在全球貿易格局中的地位將進一步上升。以RCEP簽署為標志,東亞地區經濟一體化進程達到新高度,這必將進一步加強東亞各國貿易投資合作緊密程度。目前,東亞的中國、日本、韓國、東盟等經濟體,是全球經濟和貿易增長最具活力的地區。RCEP的簽署,將進一步鞏固和提升東亞地區在世界貿易中的地位。

  最后,中國將在推動東亞地區經濟一體化和全球貿易發展中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RCEP簽署的過程中,中國發揮了積極而關鍵的作用。未來,在“中國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的總體思路下,中國將會以更加積極的姿態參與國際區域經濟合作。在RCEP基礎上,中國也會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TP)等更高水平的自貿協定和區域經濟一體化安排。可以預見,在中國構建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絡的指引下,將在包括推進東亞地區自由貿易協定安排方面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

  內外循環關系的協調

  《金融時報》記者:中央提出,要“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有人將此理解為“中國要由外循環轉成內循環為主”。您如何看待這一觀點?從外貿的角度,如何處理好內外循環的關系?

  李俊:中央提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是應對國內外形勢發生深刻復雜變化的戰略舉措,也是大國崛起的必然要求。深刻認識和正確理解內外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對于下一步落實雙循環發展戰略具有重要意義。

  首先,以國內循環為主體,國內與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是大國崛起的必由之路。縱觀大國崛起歷程和經驗,可以發現,單純依賴外部循環,難以支撐大國的持續發展。從英國、日本、德國、美國等成熟型大國發展經驗看,它們都基本建立了以“內循環”支撐“外循環”,以“外循環”帶動“內循環”的發展格局,這是成熟的大型經濟體的普遍特征。20世紀80年代,日本在遭遇貿易摩擦后,開始從過去高度依賴外部循環逐步過渡到以內循環為主的發展模式,采取了諸多有效措施提振內需,“居民消費”成為其經濟增長的最大貢獻者,內需的提高進一步擴大了進口規模,進口又促進了日本產業結構升級,形成了內外循環相互促進的良好局面。目前,美國、日本、德國國內最終消費品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都超過了70%。而我國對外部循環依賴較高,而內需明顯不足。為此,中國作為崛起中的大國,為了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必須把發展的立足點和落腳點放在國內,增強國內發展的活力、動力和支撐力。

  其次,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絕不是關起門來封閉運行。2020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上進一步提到,凡是愿意同我國合作的國家、地區和企業,包括美國的州、地方和企業,我國都要積極開展合作,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多元化的開放合作格局。2020年9月4日在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開幕式視頻致辭和11月4日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視頻致辭中,又進一步強調了支持全球化和多邊主義,秉持開放合作、互惠共贏的理念。因此,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并不是否定外循環,而是要更好利用外循環。某種程度上講,國內大循環的真諦是“開放”,即國內循環的生產、流通、消費全環節都在開放的環境中運行,吸引跨國企業把產業鏈、工廠、店面繼續投資中國、建設中國,分享中國消費市場的蛋糕,才能提高國內市場供給質量,釋放國內經濟和消費潛力,使中國內需市場成為吸引國際商品、資金、人才等要素資源的巨大引力場。

  最后,形成雙循環新發展新格局,必須打破聯通內外循環的制度性壁壘,提升國際循環質量和水平。推動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必須首先鞏固我國參與國際循環的優勢,提升新形勢下國際外部循環的質量和水平。這就要求,不但不能自我封閉,更不能主動脫鉤,而且要進一步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特別是要推動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制度型開放升級。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已逐漸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價值循環的聯通樞紐,形成了全球價值循環的分工體系。但是,在過去的外部循環中,還存在質量和效益不高、過度依賴發達國家市場、對國內循環和國內消費市場帶動作用不明顯等問題。未來,在構建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要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升現代化的經貿治理能力,開展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推動形成對外開放與國內改革、引進來與走出去、外部需求與國內需求相互促進、協調發展的新格局。

  外貿形勢好于預期的邏輯

  《金融時報》記者:雖然受到疫情的影響,但今年我國外貿的走勢好于預期。您認為這一成績的背后有哪些支撐因素?

  李俊:前三季度,中國貨物進出口額與去年同期相比實現正增長。今年年底,甚至出現港口碼頭“缺箱少柜”,一箱難求的局面。這表明,中國外貿經受住了外部疫情的沖擊,實現化危為機,在危機中穩定了外貿。這得益于:

  第一,中國迅速控制住了疫情,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和產業鏈供應鏈迅速恢復。當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大流行,國際產業鏈供應鏈無法有效運轉,許多國家國內生產供給體系中斷或產能不足,難以滿足國內正常消費需求。而中國成為全球最安全的國家,國內生產供給體系基本恢復正常,產能充足。部分國家進口訂單由于原有進口渠道供貨不穩定而轉移至中國的情況時有發生。

  第二,及時出臺的各項極具針對性的穩外貿政策發揮出了實際效果。疫情發生以來,商務部門積極協調政策、做好幫扶工作,支持外貿企業渡過難關。海關、稅務等部門提升通關便利化水平,優化升級退稅申報系統,全程無紙化操作,實現數據多跑路、企業少跑腿,壓縮整體出口退稅時間。另外,各部門在減稅降費、出口信保、出口信貸等方面出臺了一系列實招硬招,為外貿企業恢復產能、穩定出口創造了條件。

  第三,跨境電子商務等新型貿易方式和貿易數字化進程的推動。今年疫情發生后,傳統市場拓展方式、貿易方式受到極大制約,外貿企業無法出國參展、出國開展商務洽談,只能通過線上進行。同時,海外消費方式和購物方式也發生了變化,更多依賴電子商務等線上購物。因此,今年,我國跨境電子商務保持逆勢增長,為穩定我國外貿做出了貢獻。

  第四,就是我國國內經濟基本面的支撐。根據國際權威機構預測,今年我國是世界主要經濟體中唯一實現正增長的國家,國內的供給和需求基本穩定。同時,國內產業鏈供應鏈基礎好、人力資源豐富、政府治理效率高等,都是支撐今年我國外貿穩定發展的基礎和優勢。

  發展外貿的著力點

  《金融時報》記者:“十四五”期間,我國經濟發展對外貿提出了哪些新要求?我國外貿形勢會發生哪些變化?發展外貿,我們又該著力于哪些方面?

  李俊: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力量對比格局深刻調整,國際環境日趨復雜,大國博弈更趨激烈,不穩定不確定性明顯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深遠,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貿易投資保護主義、單邊主義盛行,國際經貿摩擦更加頻繁劇烈,我國外貿發展面臨的巨大挑戰前所未有。今后一個時期我國外貿發展要在新發展格局大背景下找準定位、謀劃思路。總體來說,“十四五”時期,我國穩定外需外貿,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加快構建與雙循環相適應的對外貿易新格局。

  首先,堅持擴大內需的同時穩住外需,在穩定出口的同時注重擴大進口,形成內外需良性互動,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齊頭并進,出口和進口平衡發展的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應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從“大進大出”向“優進優出”轉變。一方面,大力推動科技創新,提高出口產品檔次和品牌影響力,培育外貿發展新動能;另一方面,大力發展服務貿易,尤其是要搶占數字貿易發展先機,以外貿高質量發展引領帶動國內產業升級。

  其次,建立出口產品轉內銷的機制,積極主動擴大進口,帶動內需市場和消費升級,助力內外循環協調發展。一方面,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外部需求萎縮,大量出口產品轉向國內市場銷售,出口產品質量較好,可以有效改善國內市場供給,促進國內消費升級,繁榮內需市場。相關部門應探索建立“出口轉內銷”的制度性安排,助力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協調發展。另一方面,積極主動擴大進口,例如,通過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等平臺,搭建國際高品質消費促進平臺,優化進口商品結構,引進更多先進技術和理念,進口更多優質消費品和服務,為國內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滿足日益提高的國內消費需求。

  最后,應大力發展服務貿易,促進國內服務業強優勢、補短板。要進一步深化服務貿易領域改革和開放,持續推進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完善促進服務貿易發展的管理體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數字貿易發展。推進文化、數字服務、中醫藥服務等領域特色服務出口基地建設。擴大服務業開放,探索建立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加強服務貿易國際合作,打造“中國服務”國家品牌。

責任編輯:李昂
(*^▽^*)MG罗曼诺夫财富免费下载 贵州弈乐麻将 吉林快3走势图360 重庆快乐十分人工计划 博远棋牌跑路 麻将玩法技巧 微乐捉鸡麻将二丁拐怎么玩 江苏快三预测网 北京快三和值口诀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手机516棋牌游戏中心 山水广西麻将下载安装 打麻将技巧 凯尔特人啤酒百度百科 快3必中方法 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 南通棋牌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