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金融機具CURRENT AFFAIRS
金融機具 / 正文

回歸科技本源 服務實體經濟

金融科技轉型升級的路徑選擇

  2020年,金融科技行業很忙。

  忙更名、忙品牌升級還有的籌謀上市……喧囂之后,金融科技的未來在哪里?

  “無論是做助貸,還是做平臺鏈接消費場景,這些或許都是現存的一種形式,未來金融科技將向何方說不好。”互金從業者連偉這樣說道,連偉所在的公司從網貸轉型而來,公司經歷了海外上市的榮光、也經歷了網貸業務清退的陣痛,現在公司正在全力向to B的轉型。

  從原有優勢業務而來,到金融、再到數科,360、小米等展示了去金融化的意愿,拉開了金融科技公司在不斷變化條件下的多種發展可能性。

  如今,“互聯網+”的浪潮依舊翻滾,科技與金融在交織中界限依稀難辨。業內專家告訴《金融時報》記者,無論叫科技還是數科,去金融化、回歸科技本源應成為這些公司以不變應萬變之根本,而二者交織前行留下的印記,也終將對金融創新與監管產生深遠影響。

  受益金融創新

  金融科技發展對金融業的首要貢獻是提高核心競爭力,更有效地促進市場效率的提高,提升金融市場定價機制的合理性。伴隨金融體系的日趨成熟,相關部門對普惠金融的創新抱有更多的包容,監管更加完善,再加上新一輪技術發展浪潮,也為金融與科技的深度融合打開了空間。

  無論身在何處,都別忘了當初為何出發。

  連偉認為這句話用在互聯網金融行業很合適。“7年前入行,還趕上行業紅火之時,當時品牌發布會、用戶活動都很頻繁,公司對外宣傳都強調要堅守普惠金融的初心。”連偉說,“這個行業從一開始就在談定位問題,比如到底是信息還是信用中介,現在又在強調科技與金融的界限,其實,我們都是金融創新的受益者,在創新中堅守底線,關鍵是找準定位。”

  2020年8月11日,360金融更名數科,以4.55%的漲幅結束了當天的交易。在公司宣布將品牌名升級為360數科后,公司股價已累計上漲了7.23%。360數科CEO吳海生表示:“公司自成立以來就定位為一家科技公司,如今業務中越來越多的比例也由技術服務貢獻,此次更名反映了這種趨勢,也更好地代表了360數科在市場上的長期戰略定位。”

  2020年10月18日,小米集團旗下小米數科對外宣布品牌升級為天星數科。天星數科副總裁趙衛星告訴《金融時報》記者,接下來聚力做好三件事情——運用數字科技手段服務產業中實體企業的金融需求,服務金融機構的轉型升級以及服務個人消費者。

  多家金融科技企業更名,更加強調與科技掛鉤,到底是為什么?

  中央財經大學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認為,科技公司最大的優勢是科技,隨著監管趨嚴,金融科技公司改名,或強調數字科技是一個大趨勢,一方面是出于合規的考慮;另一方面是為自身轉型發展考慮,需要回歸科技的本源,而且未來科技的運用不僅局限在金融領域,在其他更廣泛的產業都將發揮積極作用。

  歐陽日輝認為,從中國金融改革開放進程看,無論是國有金融機構、股份制企業,還是異軍突起的金融科技公司,都是前赴后繼的探索者、受益者,其中,金融科技一直與之密切相連。

  在央行層面,1990年,中國人民銀行清算總中心成立,開啟了央行異地跨行資金匯劃電子化時代;同樣在上世紀90年代初,央行成立科技司;2020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科技司司長李偉在第十二屆陸家嘴論壇上表示,人民銀行會整合自身在滬科技機構的科技資源,通過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建設數據中心等實際的具體措施支持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設。

  從公司層面,除了上述金融科技公司,平安也是個好的案例。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平安在行業里率先建立了全國聯網的數據庫系統,推出國內第一個遠程核保系統,并建立統一呼叫中心、統一客服中心;2000年8月,平安自建電子商務網站PA18.com,為國內最早的在線金融產品超市……這些年來,它以科技公司的姿態,大膽創新,雖然不乏失敗案例,卻也孵化出了陸金所、平安壹賬通等知名平臺,通過科技激活了其綜合金融布局。

  業內認為,從偏居一隅到走向全國,從微不足道到舉足輕重,金融科技企業的成功創新實踐得益于體制機制的市場化以及對科技的積極應用。平安集團掌門人馬明哲曾表示,“以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為代表的現代科技正在迅猛發展,這不僅為金融業引入新的競爭主體,也在逐步改良甚至完全重塑傳統金融的經營模式。”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楊濤告訴《金融時報》記者,金融科技發展對金融業的首要貢獻是提高核心競爭力,更有效地促進市場效率的提高,提升金融市場定價機制的合理性。伴隨金融體系的日趨成熟,相關部門對普惠金融的創新抱有更多的包容,監管更加完善,再加上新一輪技術發展浪潮,也為金融與科技的深度融合打開了空間。

  發力技術應用

  金融科技平臺著力挖掘金融服務空白和痛點領域,依托自身技術優勢或流量優勢,專注細分領域,持續縱深發展,細分出移動支付、數字征信、消費金融、網絡銀行、證券投資和保險服務6 大領域,呈現出多元與聚焦、技術應用突出且具有創新活力的層次化、多樣化的金融科技生態特征。

  浪潮之中,經歷了改革的風雨洗禮,走過了萌芽、起步、成長、洗牌、轉型的金融科技,外部環境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行業內生動力正由需求推動型轉向供給推動型。《金融時報》記者梳理發現,擁有不同金融基因、電商基因、產業基因的平臺走在了發展路徑分化的十字路口,或成為數字科技突出的賦能者,或成為專注普惠金融的服務者,或成為新市場新業態的開拓者。但有一點是相同的,對科技創新與科技應用的探索與實踐從未停止,與產業、場景、生活的連接也更加緊密。

  金融科技已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驅動力,行業的關鍵參與者及影響范圍已覆蓋至包括金融與非金融主體的全方位參與,從而形成以產業為本、金融為用、科技創新的行業現狀。通過金融科技創新,打破了傳統金融模式無法覆蓋的小微群體,實現了普惠金融的深度發展,以數字金融方式更好地服務產業經濟發展,同時,金融科技的創新也不局限于內部的應用,而是基于可信技術實現企業間的業務協作,從而實現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及業務創新應用的“雙輪”數字化升級。

  金融科技平臺著力挖掘金融服務空白和痛點領域,依托自身技術優勢或流量優勢,專注細分領域,持續縱深發展,細分出移動支付、數字征信、消費金融、網絡銀行、證券投資和保險服務6大領域,呈現出多元與聚焦、技術應用突出且具有創新活力的層次化、多樣化的金融科技生態特征。

  

  數據資料

  從初期高度同質化的產品到如今特色差異化的服務,走在“金融+科技”相同“賽道”的眾多平臺,正通過差異化布局走出同質化困局,找到自身更具優勢的地方并進行深耕,而科技毫無疑問占據了關鍵位置,從其細化的戰略方向便可窺見一斑,如天星數科依托母公司小米集團的“手機×AIoT”戰略,360數科的“數據驅動、AI賦能”以及陸金所控股提出的“科技驅動型個人金融服務平臺”等。

  各家公司披露的相關數據也驗證了這一點:信也科技今年三季度在科技研發領域的投入達9300萬元,較二季度的8340萬元環比增長11.5%,過去5年在該領域已累計投入超過10億元;360數科三季度的科技業務占比提升至28%。

  “為什么我們一直在推廣并堅持做科技?因為在實踐中我們發現,數據和科技可以改善風險管理方法,能夠幫助提高運營效率,最終還能大幅度提升客戶服務體驗。”上海某金融科技公司從業人員白宇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只有科技能夠盡快做到這三點。

  業內人士認為,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科技創新是其中一個關鍵變量,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正在對全球經濟產生重要影響,隨著生產力發展和生產關系變革加速,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迎來了新機遇,產業轉型升級、企業生產服務所產生的新要求催生了產業數字化的興起與發展。

  在這一背景下,可以說金融科技不斷走向深水區的過程,就是金融行業與實體產業不斷深度融合,并精準滴灌實體經濟的過程。通過產業數字化,可以使金融和產業兩個領域基于“數據”這一新生變量產生更緊密的場景聯結。因此,不少金融科技平臺將戰略目標鎖定在產業數字化上。

  “對于天星數科來說,要將自己對產業的理解以及相關技術能力發揮到極致,以開放姿態連接產業實體和金融機構。”趙衛星認為,產業金融需求與個人金融需求相比最大的區別在于產業“隔行如隔山”,需要科技平臺通過數字技術手段來充當產業實體和金融機構之間的翻譯器、轉化器、適配器。一方面推動產業數字化升級,幫助實體企業降本增效,向數據要增量價值、向智能要技術紅利;另一方面通過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數字科技手段將產業實體的生產行為、經營風險、產業數據、企業信用、行業特點等轉化成金融屬性上的可見、可讀、可信,可評估、可驗證、可流轉。

  通過經年累月對于用戶數據和經驗的積累,深入到實體產業的金融科技公司已逐漸構建起產業鏈優勢,提供定制化的底層架構、數據層、應用層服務。

  而隨著去金融化步伐的加快,部分平臺積極走出原有生態,服務觸角已不再局限于金融行業,基于實體產業數字化,多個平臺目前所涉獵的范疇已經包括零售、大宗、出行、商旅、農牧、校園、港口等行業。

  不過,在行業展現多元化發展的背后,一片繁華之下已實藏隱憂。金融科技創新直接或間接導致金融風險的交叉性、傳染性、復雜性和突發性問題尤為突出。

  歐陽日輝表示,監管層去年就開始關注和提示互聯網企業,警惕圍繞支付業務大搞金融產品的嵌套,嚴控交叉風險,避免杠桿率持續攀升、風險跨市場傳染、底層資產無法穿透、資金流向無人知曉、風險資產規模無法統計、風險因素持續累計等重大風險隱患。

  事實上,金融科技創新的價值體現不在于產品或技術本身,而在于能否提升金融體系運行效能,能否彌補金融體系在功能和結構方面的短板和不足以及能否切實保障好金融安全。

  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信息官高峰直言,金融科技創新要防止以下三種傾向,一是沒有圍繞服務實體經濟而是脫實向虛,損害消費者權益;二是監管套利,逃避政府管制,創造盈利機會并降低成本;三是過度采集客戶數據,可能侵犯客戶隱私。

  《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中也強調,要正確把握金融科技的核心和本質,忠實履行金融的天職和使命,以服務實體經濟為宗旨,在遵照法律法規和監管政策前提下,借助現代科技手段提升金融服務效能和管理水平,將科技應用能力內化為金融競爭力,確保金融科技應用不偏離正確方向,使創新成果更具生命力。

  務求守正向善

  產業發展、實體經濟關乎國計民生。在全力奔向新數字技術“賽道”的過程中,服務實體經濟、踐行普惠金融仍將是金融科技未來發展的重要趨勢之一,先進的技術工具或者要素將成為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預計5G 在支撐數字經濟發展中將發揮重要的作用。

  浪潮過后,金融科技行業未來已來,將至已至。

  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秘書長陸書春近期在公開場合表示,展望未來,金融科技有幾個發展趨勢值得期待。她明確提及了“關鍵技術應用加快落地”“基礎設施建設將加快推進”“監管科技體系將加快完善”“金融科技與數字經濟的相互促進作用更為明顯”四個層面的發展趨勢。

  作為金融科技的市場參與者,連偉介紹,公司仍在探索深度應用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邊緣計算、智慧家庭、物聯網、5G等技術,在此基礎上,更為重要的是希望推動實體產業的不斷進步,并為合作伙伴和更廣大的消費者創造更多價值。

  多位接受采訪的人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無論是從互聯網金融轉型到金融科技,還是從金融科技進一步升級到數字科技,技術要素在未來都將占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吳海生說:“發展數據驅動、技術賦能的數字科技平臺是公司長期秉持的戰略,將繼續推動科技業務快速發展。”

  信也科技在其財報中表示,未來將一如既往地深耕科技研發,持續加大在大數據、AI及研發等科技領域的投入,通過先進技術助力普惠金融事業的發展。

  業內人士認為,產業發展、實體經濟關乎國計民生,國家也一直在強調金融體系對實體產業支持的重要性。在全力奔向新數字技術“賽道”的過程中,服務實體經濟、踐行普惠金融仍將是金融科技未來發展的重要趨勢之一,先進的技術工具或者要素將成為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預計5G在支撐數字經濟發展中將發揮重要的作用。

  “未來十年,5G+萬物互聯技術將推動解決難點痛點頗多的產業金融服務。當下,無論是從國家政策支持、金融機構重視到產業自身的數字化升級需求,還是大型互聯網平臺的市場化選擇,都集中指向這個領域。”趙衛星表示,隨著5G+萬物互聯時代來臨,產業的數字化、智能化升級進程將加快,這將帶來兩個很確定的結果——一是會拓展產業自身的價值空間,二是將順勢打通之前產業金融服務的堵點和難點,但是這個過程需要產業自身、科技平臺、金融機構等多方相互協作,共同努力,一起完成。

  金融科技是手段,服務實體經濟才是內核。高峰強調,要明確金融科技創新是“術”,不是“道”。金融科技創新項目也要立足不忘服務初心,牢記普惠使命,服務好實體產業。而在實現服務實體經濟目標之外,堅持守正創新、科技向善,也應是未來金融科技公司實現自我轉型之后所肩負的使命。

  誠如前文所提到的,金融科技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帶來了一些新的風險問題。金融監管部門有關負責人近期就公開表示,必須高度重視網絡安全、數據隱私、寡頭壟斷等風險挑戰,確保市場公平和金融穩定。

  一方面,由于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廣泛應用,傳統金融風險的表現形式、傳染路徑發生深刻改變,數據安全等非傳統風險日益突出,隱私保護問題需重視;另一方面,金融科技加速滲透背景下,金融混業經營更加普遍,多種業務交叉融合,導致風險交織復雜、風險傳播速度增快。

  金融科技的本質仍是金融,其落腳點在于金融創新,要堅守本質、敬畏風險。對于金融科技公司而言,因業務沒有完全脫離金融的范疇,因此在追求快捷體驗的同時,同樣需要強調金融安全,主動擁抱監管。

  楊濤認為,評判金融科技創新應當遵循四個主要原則,一是金融科技創新能否提升金融體系運行的效能;二是金融科技創新能否在功能和結構方面彌補金融體系現有短板和不足;三是金融科技創新如何保障金融安全;四是金融科技創新除了服務金融業自身健康、持續、有效運行之外,還需要進一步發揮價值的外溢作用,金融科技的價值外溢主要體現在夯實經濟發展內生動力、服務長期供給側內生經濟等方面。

  可以看到,隨著新技術、新應用、新模式的不斷涌現,要確保金融科技始終走在守正向善的發展道路上,需要持續完善監管規則,提升監管有效性,構建監管科技體系。

  近段時期以來,金融科技監管領域相關政策密集落地。10月份,人民銀行正式發布了《金融科技創新應用測試規范》《金融科技創新安全通用規范》《金融科技創新風險監控規范》三項金融行業標準,從不同角度對金融科技創新進行規范; 11月2日,銀保監會發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厘清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定義和監管體制,并對網絡小額貸款上限提出明確要求。而在11月6日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銀保監會有關負責人明確表示,按照金融科技的金融屬性,把所有的金融活動納入統一的監管范圍。

  歐陽日輝表示,面對監管層的提示,互聯網企業應該積極主動擁抱監管,規范科技公司與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合作。目前行業里面頭部公司的支付、信貸、保險等業務,都是持牌經營,應以子公司的形式獨立運營并接受嚴格的監管,相關數據和信息按要求報送監管部門。

  他認為,未來,監管層可以通過技術的手段,加強互聯網企業報送信息的及時性,有效避免交叉嵌套風險,這是整個行業規范的方向。頭部公司應該帶頭領會和理解監管層的意圖,主動與監管部門溝通,改進信息披露和報送機制。此外,新業態混業經營是未來的一大發展方向,應積極探索混業經營的監管體制,密切關注和評估科技革命對金融業的影響趨勢,并做好前瞻性部署安排。

  在監管科技方面,隨著我國金融科技發展規劃繼續穩步落地,監管科技應用框架及數字化監管能力有望加速構建,金融科技創新監管試點不斷深入將帶來創新的試錯、容錯和風險監控機制的持續完善。在做好金融消費者保護的前提下,市場創新與政府監管的協同與平衡將更為有效。

  相關鏈接:

 《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摘要

  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國金融科技發展的“四梁八柱”,進一步增強金融業科技應用能力,實現金融與科技深度融合、協調發展,明顯增強人民群眾對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金融產品和服務的滿意度,使我國金融科技發展居于國際領先水平。

  ——金融科技應用先進可控。金融與行業數據規范融合應用水平大幅提升,金融創新活力不斷激發,安全、可控、先進、高效的金融科技應用體系全面建成。

  ——金融服務能力穩步增強。金融服務覆蓋面逐步擴大,優質金融產品供給不斷豐富,金融業務質效顯著提升,金融服務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等實體經濟水平取得新突破。

  ——金融風控水平明顯提高。金融安全管理制度基本形成,金融風險技防能力大幅提高,金融風險防范長效機制逐步健全,金融風險管控水平再上新臺階。

  ——金融監管效能持續提升。金融科技監管基本規則體系逐步完善,金融科技創新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機制基本形成,金融監管效能和金融機構合規水平持續提升。

  ——金融科技支撐不斷完善。金融科技法律和標準體系日益健全,消費者金融素養顯著提升,與金融科技發展相適應的基礎設施逐步健全。

  ——金融科技產業繁榮發展。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金融科技市場主體,社會組織和專業服務機構對金融科技發展支撐作用不斷強化,開放、合作、共贏的金融科技產業生態體系基本形成。(相關鏈接整理、圖表制作:胡萍 李珮 陳彥蓉)

責任編輯:李昂
(*^▽^*)MG罗曼诺夫财富免费下载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海龙王之鱼美人捕鱼机 宁夏11选五跨度 河南22选5规则 北京pk拾玩法技巧 老k棋牌信誉度怎么样 免费麻将小游戏 星悦内蒙麻将官网下载 老鹰vs热火视频直播 360山东十一选五 广东好彩1基本走势图 广快乐双彩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记录 快船vs雷霆5月14日 广东福彩快乐十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