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要聞CURRENT AFFAIRS
要聞 / 正文
英歐貿易談判進展艱難
脫歐“后遺癥”持續困擾英國經濟

  近年來,談到世界經濟,總是繞不過“脫歐”這個話題。在經歷了漫長的談判后,今年1月31日,英國正式退出歐盟,進入為期11個月的過渡期。之后,雙方隨即圍繞未來關系展開談判,但這一過程卻顯得異常艱難。在2016年6月23日英國民眾投出脫歐選票之際,誰也不會想到,這一決定給英國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在4年之后仍未消散。受脫歐不確定性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反復影響,今年英國經濟表現慘淡。12月1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顯示,2020年,英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將下滑11.2%,預計成為今年全球GDP下降幅度最大的國家之一。報告稱,到2021年年底,英國的經濟規模將比新冠肺炎疫情前縮減6%以上。

  談判至今,英國和歐盟仍在公平競爭環境、漁業和協議規則框架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鑒于12月31日英國脫歐過渡期將正式結束,本月被視為雙方今年內達成協議的最后機會。如果沒有達成協議,那么就意味著結局是無協議“硬脫歐”。屆時英歐間大部分的貿易內容將受制于世界貿易組織的條約,打破已運行50年之久的合作經濟體系。不過,目前市場普遍預計,疫情帶來的巨大經濟下行壓力會迫使雙方在最后期限前達成妥協,畢竟無論是英國還是歐洲如今都無法承受經濟上的“雪上加霜”。對脫離歐盟后的英國而言,機遇與挑戰并存,如何在日趨復雜的世界經濟格局中找準定位,重新建立與各主要經濟體間的經貿關系,將成為英國政府面臨的新課題。

  英歐貿易談判分歧重重

  目前,公平競爭環境和漁業問題仍是英歐貿易談判的最主要障礙,雙方在這兩個問題上態度強硬,始終沒能找到平衡點。在漁業方面,英歐雙方正針對歐盟漁船在英國水域的捕魚權問題,歐盟各國船民在英國水域捕魚的比例問題以及英國水域環境的可持續性問題進行談判。歐盟堅持“必須維持歐盟當前對英國水域的準入權以及目前在英國水域的捕魚比例,并與英國簽署長期協議”。而英國政府則強調,漁業協議要體現出英國脫歐前后實質性差異,即在脫歐過渡期結束時收回對其水域的控制權,成為獨立自主的沿海國家。

  在公平競爭環境方面,歐盟要求英國承諾在過渡期結束后一段時間內,從環境法規到企業補貼的各個方面與歐盟保持協同,以確保雙方市場主體未來處于公平的競爭環境,并以此換取廣泛進入歐盟市場的零關稅貿易協議。但英國認為,歐盟試圖把公平競爭環境與歐盟法律捆綁的做法侵犯了英國的主權。英國首相約翰遜明確表示,不受歐洲法院管轄,不受歐盟法律約束,是英國談判的底線。

  不僅如此,此前遺留的愛爾蘭邊界問題又因為本周的《內部市場法案》表決,重新成為雙方談判的爭議焦點。《內部市場法案》規定,針對北愛爾蘭地區的商品在英國內部流通的相關事宜,其管理權包括對貨物進行檢查、征收關稅等方面的權力,應當歸屬于英國,而不受歐盟制約,這顯然與此前英國簽署的脫歐協議內容相悖。值得注意的是,英國政府表示,即使該法案與國際法或其他本地法律不一致或不兼容也仍具有法律效力。這使得該法案的法律地位凌駕于脫歐協議之上,引發了歐盟的強烈不滿。

  中國對外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教授崔凡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英歐談判始終難以推進主要是受到英國國內政治的影響。就漁業方面而言,涉及的經濟利益并不是很大,但對于歐盟框架下漁業規定的不滿卻是推動英國最終脫歐的原因之一,收回對英國水域的自主控制權也成了脫歐派的重要承諾,因此在貿易談判中是不可妥協的“底線”。而對于歐盟而言,漁業的相關談判同樣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英國脫離歐盟后,如果雙方沒有達成額外的漁業協議,那么將回到《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的管轄框架下。這意味著,在北大西洋漁業資源管理上,歐盟的身份將從重要參與者降級為旁觀者。因為涉及領土主權等原則性敏感問題,雙方的談判就顯得異常艱難。

  最后時刻“軟脫歐”希望尚存

  雖然英歐雙方在部分問題上仍存分歧,但鑒于當前雙方面臨的經濟衰退風險,分析人士普遍認為,談判有望在最后階段取得突破,避免“硬脫歐”帶來的額外經濟傷害。疫情暴發以來,英國零售、餐飲、旅游、住宿、航空等服務業部門受到嚴重打擊和影響。5月份,英國政府逐步放松疫情防控,各行業獲得喘息的機會漸漸復產復工,各項經濟指標一度反彈強勁。數據顯示,英國GDP在經歷二季度創紀錄萎縮之后,三季度環比增長15.5%。然而,隨著疫情再一次反彈,英政府不得不重新采取封鎖措施。從11月5日起英格蘭地區再次實施為期4周的大范圍“禁足”,新一輪大范圍封鎖使更多企業陷入困境。

  歐盟也存在類似的情況。受疫情反復帶來的再次封鎖影響,歐元區11月采購經理人指數初值回落至41.3,為春季封鎖結束以來最低點。市場研究機構埃信華邁公司(IHS Markit)首席商業經濟學家威廉姆森表示,歐元區為遏制疫情所采取的措施已導致11月份該地區經濟出現嚴重下滑,四季度GDP再次收縮可能性增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警告稱,除非未來幾個月歐洲的“新冠疫情趨勢發生重大變化”,否則歐元區的經濟增長將弱于此前的預期。IMF在10月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中曾預計2020年歐元區GDP將大幅萎縮8.3%。

  在疫情帶來的巨大風險下,英歐雙方都很難承受“硬脫歐”帶來的進一步負面影響。因此,最終達成貿易協定的希望仍然很大。崔凡表示,英國始終希望與歐盟簽訂“加拿大式”的自由貿易協議。在歐加貿易協定下,加拿大與歐盟在特定行業互相承認彼此的專業資格認證,但公民仍需申請才能到對方領土內工作。加拿大也不必支撐歐盟的預算,歐盟法院無權管轄加拿大的法院。與此同時,98%加拿大與歐盟間交易的商品獲得免稅,類似于自由貿易區。這符合英國的經濟利益以及與歐盟規則“解除綁定”的需求。

  不過,歐盟駁回了英國的這一提案,雙方后續談判也并不順利,有分析人士認為,有限時間內達成全面貿易協議的可能性較低。但崔凡認為,只要英歐間能夠妥協達成協議,那么即使規模稍有縮水,也仍具有積極意義。這是由于在世貿組織規則框架下,發達經濟體間貿易協定不能達成優惠貿易協定,只能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因此,從英歐談判的角度來講,即使沒有即刻達到80%或90%以上的商貿零關稅安排,也需要確定后續將朝這一目標繼續進行談判。

  脫歐影響持續存在

  無論是“硬脫歐”還是“軟脫歐”,英國將在2021年新年鐘聲敲響之時離開歐盟已成定局。脫歐將帶給英國在政治經濟、內政外交方面的影響深刻而久遠。其中,對于經濟的負面影響已經在脫歐談判期間部分顯現,自2017年英國正式啟動脫歐程序以來,經濟增長逐年下滑。IMF表示,英國經濟下滑的主要原因正是脫歐不確定性對英國經濟造成的持續負面影響。崔凡表示,脫離了歐盟以后,英國和歐盟傳統的其他27個國家之間的關系將會發生變化,因此,也會影響到全球投資者對于英國的信心,這將使英國在投資地位上面臨著很大的沖擊。

  不過,崔凡同時認為,英國選擇脫歐是有一定道理的。首先,孤懸海外的英國并未加入歐元與申根聯盟,在經濟上與歐盟的緊密程度不及其他歐洲大陸國家,脫歐成本雖然沉重但并非難以承受。其次,就歐盟方面而言,近年來歐洲一體化的發展也存在不少問題。歐洲一體化進程自上世紀50年代開啟,歐盟的規模不斷擴大,成員數量不斷增多,這使其影響力持續擴大,但國家之間的差異也在增加。各國由于處在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而“同床異夢”,在經濟、移民等問題上的訴求不同,要實現統一的主權讓渡十分困難。這使得近年來歐盟層面的財政政策推行十分困難,效率極低。以本次疫情為例,7月已經通過的“恢復基金”因為各成員國間的分歧至今難以落地。可以預見,在歐盟的巨大體量和差異性下,未來任何的貿易談判都將會十分復雜。但脫歐后英國就可以擁有自由的貿易體系,不必再受歐盟的制約,可以獨立與其他國家談判并建立貿易關系,屆時貿易政策將更加靈活。

  目前,英國還正在與日本、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同時展開貿易談判。脫離歐盟后的英國正努力在挑戰與機遇并存的世界經濟復雜格局中,重新尋找自身定位。

  相關閱讀:英國經濟復蘇前景難料

  在新冠肺炎疫情和英國脫歐談判一波三折之下,英國經濟復蘇前景不明。與《金融時報》記者連線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成玉表示,當前英國疫情形勢依然嚴峻,全力恢復生產還需時日,政府面臨艱難的選擇。通過擴大預算直接補貼企業和雇員的方式不具有可持續性。一旦財政支持“斷供”,大量中小企業將面臨破產危機,引發破產潮和失業潮;如繼續動用財政預算支持經濟,在其公共債務占GDP比重已超過100%的情況下,未來支持空間極為有限。即使在理想環境下,經濟恢復至疫情前水平也需要數年時間。2020年6月,安永項目俱樂部首席經濟學家馬克·格雷戈里在4月預測2020年英國經濟下降6.8%的基礎上,進一步預測英國經濟前景下降至8%,其中2020年二季度從同比下滑13%降至創紀錄的15%。預計2021年英國經濟同比增長5.6%,高于此前預測的4.5%。然而,英國經濟將直到2023年才能恢復到2019年四季度的規模。

  在產業方面,當前,“硬脫歐”風險導致外資出現遷移跡象,占英國經濟比重較高的金融業、零售業、旅游業等服務業難以有效恢復,制造業面臨產能銳減、失業危機,在短期內恢復經濟活力將非常困難。

  普華永道在去年底發布的《英國經濟展望》中指出,對英國經濟長期挑戰的是其相對于其他發達經濟體而言生產力水平的長期不足。最新數據表明,英國的人均產出比德國、法國和瑞典落后10%至15%,比美國落后30%以上。國際比較證據表明,英國相對較低的投資和研發支出水平以及生產率和技能相對較低的企業和工人的“尾巴”較長,是造成生產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因此,英國的問題在于需要出臺針對性政策對各領域進行更多投資,專注于提高工人技能和升級基礎設施。但長期以來,隨著英國吸收外資流量和存量的持續下降,政府支出也呈下降趨勢,新冠肺炎疫情又引發消費萎縮,英歐貿易關系的不確定性或將進一步抑制市場投資動力,因此,英國經濟面臨的根本問題難以在短時間內得到有效解決。英國政府在疫情期間向企業投入了約占GDP16%的擔保貸款,產生大額負債,加之擴張性財政支出以及經濟衰退預期,導致2020年至2021年公共債務預期增長至103.4%,略高于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最嚴重時期的水平。在財政赤字上升的情況下,增加稅收或將被視為平衡赤字的“捷徑”,但此舉又與紓困困難行業及企業相悖,而潛在的“硬脫歐”更會進一步增加企業未來成本,抑制國際競爭力。

  “未來影響英國經濟發展的因素復雜,從短期看,英國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以及后疫情時代經濟復蘇成效值得關注;從中期看,經濟政策、金融市場穩定以及防止系統性風險是英國經濟保持健康發展的前提條件;從長期看,脫歐形式和英歐貿易談判將直接決定未來英國的對外關系,將對其產業國際競爭力、貿易政策產生深遠影響。” 楊成玉表示,整體而言,英國經濟受制于內外一系列困境,短期難以有所起色,即使在疫情結束后,包括公共債務負擔在內的經濟影響也將持續更長時間。英國經濟長期形勢如何還是取決于未來經濟復蘇情況、核心產業競爭力以及對外關系的走向,但均存在較大不確定性。(本報記者 莫莉)

責任編輯:李昂
(*^▽^*)MG罗曼诺夫财富免费下载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85 澳门开元棋牌游戏app下载 安徽波克麻将房卡 环亚手机版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 手机赌博澳门网站 中至南昌麻将5毛微信群 四川麻将血战单机版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快乐双彩 赛车开奖软件 吉林麻将手机版下载安装 湖南闲来麻将苹果 时时彩软件杀后三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