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雜談CURRENT AFFAIRS
雜談 / 正文
“希言自然”與“善言無瑕”
從《老子教你言說》看老子的傳播理念

  談一位倡導“不言之教”的資深智者的“言說藝術”是困難的。

  如今,圖片、聲音、影像、短視頻、直播平臺……傳播的手段之多、途徑之廣,不僅會顛覆以往的認知,而且已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乃至營造了一個新的世界,誰還會探討“不要指教”?

  然而,在大力弘揚傳統文化的今天,在“微時代”的傳播背景之下,張劍偉先生的《老子教你言說》有了新的見解。

  《老子教你言說》在結構上分為“老子概述”“希言自然”“言而無病”“美言市尊”“多言數窮”(上下)等六章。該書材料翔實可信,引證發揮精當,觀點持之有故,亦莊亦諧,妙語連珠;語言洗練精粹,高深中不失通俗,平敘中不失哲理;老子觀點的挖掘不僅反映了學界研究的前沿,而且創見迭出、獨到新穎;歷史及生活事例的裁選不僅佐證了老子的觀點,而且與之輝映成趣、相得益彰。

《老子教你言說》書影

  《老子教你言說》將老子的傳播理念總結為兩大方面。

  首先是“希言”與“不言”的力量。

  毫無疑問,幅員最為廣大的傳播是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的。而從古到今都難以如愿。即便在“熱搜”沉邊到底的“微時代”,普覆一切的“滲透”也是不可能的。

  無奈在老子那里,已經出現了可以抽象的傳播方式。那方式恰恰不是宣傳,不是媒介,不是電子信息,而是“道”。而這個“道”,不是道路的“道”,不是治學之道、生財之道,而是充塞寰宇的“宇宙大道”。該書解釋曰:“這個大道,看似混混沌沌,看不見摸不著,但它卻是宇宙的本質、萬物的本質、天地的始祖。它的存在是那樣的真實,所以它是‘有’;它的存在又是那樣的飄忽,無形無象,無聲無色,所以它又是‘無’。”道的德,是與道完全合一的德,被老子稱之為“玄德”:“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老子》第10章、第51章)道生育萬物而不占有,把自身“傳播”給萬物而不主宰,并且謙卑、利他、低調、處下、不張揚、不夸耀、默默無聞。所以,道的品德決定了其傳播方式是“希言”乃至“不言”的。因此,老子說:“聽之不聞名曰希”(14章)“大音希聲”(41章)“大辯若訥”(45章)。你聽不到的言語,因為它少言甚至不言,但它的聲音強大到宇宙的最強音。所以,在老子那里,“得道”的傳播是簡潔的、惜言如金的。但是,與沒有“得道”的傳播者那些夸夸其談、喋喋不休不同,道的力量恰恰在于“希言”與“不言”。

  每當一種情感上升為信仰,其中的玄妙就向著“道”靠近了。能夠悟出沒有用處的用處、沒有名目的名目,沒有言語的言語,沒有形象的形象,距離“得道”的境界也就靠近了一步。

  維特根斯坦的名著《邏輯哲學論》最后一章只有總題一行字:“對于不能說的東西我們必須保持沉默。”的確,立意求真者,必須把普覆宇宙的奧秘作為奧妙加以隱蔽,必須把涵蓋有無的“道”當作“道”來敬畏。“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論”,進入了精神世界,至高至遠的傳播,同樣也只剩下一個符號了。

  重要的是,老子的“不言”絕不是啞巴,不是死亡之后的“從茲絕緒言”,而是言說的“更加巨大”的方式。在此,老子與孔子是頗為一致的。《論語·陽貨》:“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書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天沒有說話,但是春夏秋冬照常運行,樹木花草如其成長,上蒼又說了些什么呢?所以,在“希言”與“不言”的意義上,孔子的“天不語,四時行,萬物長”與老子的“道不言,萬物化”不僅是意義相同,而且都蘊含了一個前提:萬物的生長、化育,都得益于天或者道的無私奉獻。只有無私,才能夠無言;只有這種“無言”之言——視行善為日常——才成就了有聲有色的人生。

  其次是“少言”與“善言”的智慧。

  老子的“無為”并非“什么都不做”,而是不亂為、不妄為、不盲動、不胡作非為。同理,老子的“不言”也是相對于“胡言亂語”“言不及義”而說的。具體到“如何演說”“怎樣傳播”的問題,老子的理論恰恰在于說“信言”,傳播“善言”而避免“多言數窮”。該書同樣是用大部分篇幅對以上幾點進行了闡釋。

  第一,傳播要播布“信言”即真實可信之言、質樸無華之言,不虛飾、溢美、夸耀、狡辯。“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35章)——道的言語是最自然的語言,是沒有任何做作的。而且,“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辯,辯者不善”(81章),“信言”不要任何包裝,善良的人不會巧舌如簧、強辯、巧辯。該理論對于“反轉新聞”已經成為常態的今天,也是頗有教益的:大凡帶節奏、刷流量、標題黨、嘩眾取寵的傳播,常常是欺世盜名、言而無信的。第二,傳播要播布“善言”。老子所說的“善言”有兩個層面,一是“善良”,二是“無瑕謫”。前者是讓聽者舒服、易于接受;后者是無歧義、無漏洞、不授人以柄:“善行無轍跡,善言無瑕謫,善數不用籌策,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是謂襲明。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27章)意思是:善于行走的,不會留下轍跡;善于言談的,不會落下語病;善于計數的,用不著竹碼;善于關閉的,不用栓銷而使人不能打開;善于捆縛的,不必用繩索。因此,圣人經常挽救人,所以沒有被遺棄的人;善于物盡其用,所以沒有被廢棄的物品。這就叫作循道。在此,老子在中國歷史上首次提出了“師資”的概念,指出“善人”與“不善人”的關系,實際上是師生的關系,作為老師,重在身教即“無言之教”與“言教”,即思想導引的結合,作為學生,則是“為道日損”,向善前進。

  從正面論述之后,老子又從反面即“多言數窮”反面進行了論證。

  “多言數窮,不如守中”語出《老子》第5章,“多言”泛指一切偏離了道的不恰當的言論或言說,當然也包括彼時統治者繁多的政令。“數窮”意為加速挫折或加速滅亡。“守中”就是持守虛靜——“中”通“沖”,泛指虛靜,不是儒家的中庸。如何才能夠避免“多言數窮”?老子認為,一是不可“自伐”即自我吹噓;二是要戒“輕諾”即隨意承諾:“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22章)不自我顯擺,反而能夠明辨是非;不自以為是,反而能夠聲名遠播;不自我夸耀,反而能夠功勛卓著;不自高自大,反而能夠成為官長。這里的對比與戒懼,充滿了人生哲理。而“輕諾”是《老子》63章提出的對于“多言”的表述:“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在“輕易承諾必然帶來失信,過分自信必然遭受艱難”的普通解釋之外,該書對于“輕”與“重”二字在道德經當中運用于語義,進行了詳細而深刻的梳理,上升到了人生態度、道德境界和處事原則的高度來理解:一個不成熟、不穩重或私欲膨脹的輕浮之輩,他的話可信嗎?他的行為靠譜嗎?“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如果此人是一國之君,后果豈可設想?在此,不能不讓我們對于“傳播者”的概念與作用進一步的思考。

  張劍偉教授十數年來致力于傳統文化研究,尤其是對老子的《道德經》有獨特的體悟,正因為解讀探幽發微,時有獨見,我們才從《老子教你言說》里看到了老子獨特的傳播理念。相信傳統文化與現實的學術及生活接軌,會開出更為絢爛的花朵。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MG罗曼诺夫财富免费下载 青海快三彩票 晓游充值中心 广东麻将鸡胡 1月11日热火vs篮网录像 安徽 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湖北快三开奖查询 河内5分彩计划app 开心棋牌微信充值里 活塞vs火箭录像 保时捷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三肖期期中特期期准房价一力 ewin456棋牌官网首页 乐乐安徽麻将微信版 免费大唐麻将外挂 微信捕鱼赚钱方法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