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理財產品CURRENT AFFAIRS
理財產品 / 正文

偏好低風險銀行

理財產品凈值受債市波動影響有限

  編者按

  近期,銀行理財市場的一些熱點,值得關注與思考。

  作為關注度最高的現象,信用債違約引發了各方對個別理財產品風險的關注。

  與此同時,備受關注的銀行理財子公司轉型出現一些新動向。公開披露的數據表明,各理財子公司的權益類產品配置明顯增加,權益類產品發行量增至歷史以來的最高點。

  那么,如何看待信用債違約帶來的影響?打破剛兌之后,投資者如何才能避免“踩雷”?隨著保本產品清零,如何看待銀行理財子公司凈值型轉型背后的邏輯?今天這組報道將就市場關注的這些熱點進行分析與探究。敬請關注。

  近期,由個別信用債違約造成的信用債市場波動仍在繼續,市場人士認為,債券價格的劇烈波動難免影響到配置有信用債的銀行資管產品凈值。那么,本次波動是否會像今年5月份和6月份那樣使銀行理財產品凈值出現集體回撤?部分銀行代銷理財產品出現違約,是否意味著“低風險低收益信仰”的破滅?

  受訪專家認為,總體上看,銀行理財配置低等級信用債的比例較小,預計本次債市波動對銀行理財產品凈值影響有限。此外,專家強調,銀行理財“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的理念將在未來得到進一步強化。

  

  朱燕祥 畫

  理財產品凈值總體所受影響預計不大

  “銀行相對于其他機構,風險偏好較低。”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認為,銀行投資債券是需要在滿足安全性、流動性前提下,再考慮收益性,因此,多數投資于無風險國債等資產。得益于一貫的低風險偏好,預計銀行理財產品在此次信用債風波中所受影響不大。

  參考Wind數據記者發現,近一周來,銀行理財產品單位凈值普遍略有下滑,但僅有少量出現“破凈”,與今年上半年出現的債市波動引發的大批銀行理財產品凈值回撤相比,永煤等債券違約事件對銀行理財的影響面及造成的收益率波動均較小。

  “在整個債券總量中,銀行理財產品配置低等級企業信用債券占比是非常低的,配置利率債更多一些,相對來說,債券違約對銀行理財產品凈值影響非常有限。”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中國銀行業協會日前發布的《2020中國銀行業理財業務發展報告》顯示,債券在非保本理財資金投資各類資產中占比最高,達到59.72%,占比較年初提高6.37個百分點。因此,也有專家表示,后續銀行理財產品是否會像今年上半年受到債市波動影響一樣,出現大規模回撤風險,還需看市場信用風險是否會進一步擴散。

  “由于個別信用債券違約導致的債券市場波動,短期內可能會對個別理財產品尤其是配置信用債較多的理財產品凈值造成一定的影響。”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研究員婁飛鵬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多數專家認為,按照現階段的經濟發展形勢,發生信用風險擴散的可能性較低。中銀(香港)金融研究院經濟學家丁孟表示,央行在11月16日超額續作MLF,呵護資金面,防止風險持續傳染的意圖較為明顯。他預計,市場不會因永煤違約而出現市場違約率跳升。

  銀行理財謀轉型

  近期,個別銀行代銷理財產品違約受到市場廣泛關注。有金融消費者直呼“低風險低收益”的邏輯也靠不住了。“相對來說,高收益理財產品比低收益理財產品風險相對更高,但這并不意味著低收益理財產品就沒有風險,要考慮產品背后的投向,還要考慮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并疊加疫情對銀行理財收益的影響。”董希淼強調,雖然債券違約對理財產品的總體影響不大,但具體到某一只理財產品,如果投了低等級信用債券,還是存在較高違約風險的。因此,收益低的理財產品出現違約是有可能發生的。“‘賣者盡責’和‘買者自負’現在變得非常重要,對于銀行機構來說,不僅要充分披露信息,而且也要履行好托管責任。”

  婁飛鵬坦言,無論是“高風險高收益”還是“低風險低收益”,都是從整體統計概率的角度來看的。打破剛兌是銀行理財轉型的必然方向,購買理財就是投資,是投資就有風險,低收益產品也是有風險的。

  多重線索顯示,由于銀行理財產品“保本保收益”優勢的喪失,如何留住投資者成為銀行在理財轉型大背景下不得不思考的問題。

  一些銀行的一線業務人員體會到,今年以來,銀行理財產品收益率持續下滑,甚至部分理財產品出現集體浮虧,不少客戶表示,到期贖回后就不會再買了,而是打算投向股市和基金。然而,對于銀行而言,客戶的流失相比應對收益率下滑投訴,壓力更大。

  另外一邊,權益市場的火熱,正在吸引增量資金持續流入。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公募新發基金總規模突破萬億元大關,權益基金占比接近七成,大量資金正借道公募基金涌入A股市場,被業內人士視為居民大類資產配置遷徙的標志。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權益基金發行放量是居民資金進場的信號。業內人士對此分析認為,固收類理財產品出現虧損對居民的投資偏好產生的影響可能才剛剛開始。

  提前終止理財產品短期內成常態

  近期,有關銀行理財產品被提前終止的消息持續引發輿論關注。對投資客戶來說,這部分提前到期的產品,或有較高的利息收益,或有銀行信用保底,不少客戶表示“不忍割舍”;同時,因理財資金提前到期,客戶又不得不改變原有的理財計劃,重新進行資產配置。

  那么,銀行理財產品為何會提前終止?原因可以從下面的一組數據中看出端倪。根據普益標準統計監測,自2018年年初至2020年10月20日,銀行理財市場共有1618款產品提前終止運作,該部分產品有1523款是在理財新規發布之后終止的,占比高達94.13%。

  “資管新規是資管領域綱領性文件,對資管業務產生深遠影響,從根本上有助于資管業務長期健康可持續發展。但我國資管市場規模龐大,部分難以回表的存量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以及未到期的存量股權類資產,的確存在整改困難。因此,盡管過渡期已經延長一年,但部分銀行理財產品整改壓力仍然較大。”董希淼分析認為。

  那么,銀行是否有權利單方面提前“解約”?董希淼表示,部分銀行理財產品,會設定提前終止的條件和條款,如果觸發相應的條件,銀行可以提前終止理財產品。所謂的“強退”模式,應該屬于這種情況。此外,銀行在符合理財產品合同的情況下提前終止理財產品,應對客戶進行充分告知,爭取客戶理解,并充分保障客戶合法權益。

責任編輯:李昂
(*^▽^*)MG罗曼诺夫财富免费下载 最绝密七乐彩选号法 nba凯尔特人队 亿客隆 快三开奖是不是故意开不对的 pk10技巧论坛 爱玩棋牌大厅app下载安装 麻将卡五星如何拆搭子 浙江麻将怎么算胡 街机捕鱼下载 宁夏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湖北快3走势图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怎么玩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30期 电脑单机版麻将游戏 山东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甘肃快三下载